当前位置  :  四虎娱乐 > 杂文 >

舌尖上的思恋

发布时间: 2019-03-23
舌尖上的怀念
 
那是青丝换了华发都不会忘却的记忆。
 
——题记
 
中华丽食文化博大精湛,而它好像老是凝结了精力与肉体上的二重享受——食材承载的不仅是舌尖味蕾的刺激,更是魂魄深处的涤荡与牵引。不管若何,食物中那深深的味道叫做怀念。
 
“馋老子,饿学生”。在外埠初中肄业,食堂老是无法满足空捞捞的胃,挂着饥肠辘辘望着天花板,总会禁不住想起身中的一碗饭,一桌菜。泛起的怀念,在舌尖酝酿,这种怀念在乐师笔中谱成了曲,在歌手口中哼成了调,在妈妈那边酿成了絮聒,煮成了饭,烧成了菜……
 
跳跃于我舌尖上的记忆,莫过于妈妈一手烹煮的“三鲜汤”。妈妈总会细细遴选肉质肥厚,伞盖平均的香菇,剪去蒂,洗净放置竹篮里,借助阳光和风,肥美的香菇慢慢散失落水分,鲜美的味道一点点凝集。配以红艳艳的番茄,绿中夹白的菜。妈妈说过,完善完好的菜定是被被喷洒过农药,是以有少量虫洞的菜最受妈妈的青睐。清水洗净蔬菜,文火炖之,出锅时加以提味的“汤人参”,酿成了一锅养分平衡,鲜嫩爽口的佳肴。清勺白碗叮咚敲响,纯郁浓香扑鼻而来……
 
静静淹没口中的涎,那一盘香诱人的盐酸扣肉在脑海中一帧帧的显现:几片肥而不腻的扣肉,盐酸中的一丝酸味刺激了唾液的渗出,鲜红的”糟辣椒”点染了全盘的颜色。抛些翠泽的葱花,肉质细嫩,汁液浓烈,进口即化,回味无穷。
 
目击通俗的食物化成事业的进程,我会迫不及待的品尝来自妈妈创造的厚味。等一切的辛苦换来一顿香喷喷的饭菜,家人围坐在一路的时刻,沉甸甸的爱融聚在一锅厚味之中。朴素而有力的幸福,是回荡在舌尖的福报。
 
喷香而通俗的甜蜜,储存在心底的怀念与期盼,简简略单的食物,纯纯真洁的亲情。美味之所以值得回味,是因为那一饭一菜皆由满满的温情和爱意,慢慢熬煮,用生平的时光盛好等待。
 
最珍贵的等待,也许是餐桌上另一副碗筷的归属。最浓厚的怀念,也许是舌尖上一段长生都不会忘却的记忆。